京师德州实务 | 知识产权侵权纠纷裁判案例分析之(二十) “惩罚性赔偿”的裁判规则

2021-07-27 10:06 京师资讯

 

01

律师提示

Law

 

一、2009年《侵权责任法》第47条关于产品责任惩罚性赔偿的规定,在属于一般私法的侵权法领域引入了惩罚性赔偿制度。2017年《民法总则》第179条第2款规定,“法律规定惩罚性赔偿的,依照其规定”,标志着我国司法对惩罚性赔偿制度的正式认可。民法典第第1185条、1207条、第1232条又分别在“侵犯知识产权、产品责任、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等方面具体规定了“惩罚性赔偿”的内容。

二、侵权赔偿制度以填补损害为原则,以惩罚威慑为例外。只有侵权人的行为方式相当恶劣,或者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害后果相当严重,行为对权益的侵害才会达到值得科处惩罚的程度,从而例外地适用惩罚性赔偿制度。

02

基本案情

Law

 
广州天赐公司等与安徽纽曼公司等侵害技术秘密纠纷案
广州天赐公司、九江天赐公司主张华某、刘某、安徽纽曼公司、吴某某、胡某某、朱某某、彭某侵害其“卡波”制造工艺技术秘密,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停止侵权、赔偿损失、赔礼道歉。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认定被诉侵权行为构成对涉案技术秘密的侵害,考虑侵权故意和侵权情节,适用了2.5倍的惩罚性赔偿。广州天赐公司、九江天赐公司和安徽纽曼公司、华某、刘某均不服一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二审认为,被诉侵权行为构成对涉案技术秘密的侵害,但一审判决在确定侵权赔偿数额时未充分考虑涉案技术秘密的贡献程度,确定惩罚性赔偿时未充分考虑侵权行为人的主观恶意程度和以侵权为业、侵权规模大、持续时间长、存在举证妨碍行为等严重情节,遂在维持一审判决关于停止侵权判项基础上,以顶格五倍计算适用惩罚性赔偿,改判安徽纽曼公司赔偿广州天赐公司、九江天赐公司经济损失3000万元及合理开支40万元,华某、刘某、胡某某、朱某某对前述赔偿数额分别在500万元、3000万元、100万元、100万元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3

意义总结

Law

 

 

该案系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的首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案。该案判决充分考虑了被诉侵权人的主观恶意、以侵权为业、举证妨碍行为以及被诉侵权行为的持续时间、侵权规模等因素,适用了惩罚性赔偿,最终确定了法定的惩罚性赔偿最高倍数(五倍)的赔偿数额,明确传递了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的强烈信号。

案例来源:最高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