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合同主体与责任承担(八)合作开发的主体责任——联合搞开发,责任连带担

2020-05-09 11:10 京师资讯

 


1.合作方应承担清偿责任

参考案例: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0)渝高法民提字第406号“申请再审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重庆天马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重庆塑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重庆市金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作开发各方应向承包人承担工程款连带清偿责任。
参考案例: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黑民终370号“辽宁强大铝业工程有限公司与双鸭山市体育局、双鸭山市五环体育健身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作开发各方共同给付承包人拖欠工程款。
参考案例: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4)高民终字第698号“中国蓝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晟元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德懋威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工业大学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涉案项目建设单位虽未与承包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但引进投资公司投资开发并从中获益,应对投资公司涉案项目所欠承包人工程款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2.合作方不承担清偿责任

参考案例: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济民五终字第513号“上诉人滕州市建筑安装工程集团公司济南分公司与被上诉人山东万福苑置业有限公司济南市槐荫区吴家堡镇石佛屯村民委员会、王献祥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发生纠纷的,应当由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当事人参加诉讼并承担责任,其他合作开发方不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当事人,不应当承担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义务。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07)民一终字第39号“上诉人(原审原告)大连渤海建筑工程总公司、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金世纪房屋开发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宝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宝玉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施工合同只对合同当事人产生约束力,对合同当事人以外的人不发生法律效力。
参考案例: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蚌民二终字第151号“上诉人安徽东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南京莫愁湖园林建筑安装工程处、安徽省工业设备安装公司蚌埠分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协作型联营各方对联营债务按照合同的约定,分别以各自所有或经营管理的财产承担民事责任,联营期间产生的债务应由各方独立承担,相互不负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皖民四终字第00122号“合肥市包河区常青街道姚公社区居民委员会与浙江海纳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虽有一方参与,如支付部分工程款,出具工程款欠条等行为,但是其系履行与另一方的合作协议的行为,相对于施工方来说,其行为是代表合作另一方的行为,其并非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
参考案例: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陕民三申字第01528号“柯鸿道与陕西欣元仁和置业有限公司、西安市临潼区房地产开发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依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合作方不承担责任。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2024号“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长春利普顿集团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九台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一审被告徐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作开发房地产一方允许另一方用其名义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产生对内及对外不同的法律效果。从对内效果看,在承包人明知合作开发一方允许合作另一方以其名义与承包人签订合同,并对合作另一方为实际缔约人予以认可情形下,合作一方无权主张与承方作为案涉合同形式上的发包人之间成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从对外关系看,合作一方发包人,不能以其并非实际缔约人为由对抗第三人,其应当承担此种 形下的经营风险,如接受行政管理部门对建设工程施工中违法行为的处罚等,并就该风脸的承担,可以另寻法律途径向合作另一方、承包人主张权利,但其以该风险的承担,主张其应作为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实际缔约人,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赣民一终字第22号“上诉人(原审原告)江西省剑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西友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石城县工业小区管理委员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合作方对另一方欠付的工程款,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提字第210号“威海市鲸园建筑有限公司与威海市福利企业服务公司、威海市盛发贸易有限公司拖欠建筑工程款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作开发房地产出资方作为发包人与承包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包人要求出地合作方承担连带责任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宁民终字第3099号“上诉人南京汤泉温泉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江苏大才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南京银泉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建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双方签订特许经营合同,一方仅提供土地使用权和转让农贸市场特许经营权,无共同经营、共担风险条款的约定,其权利是在另一方经营一定年限后,涉案房屋归其所有,双方不构成合伙型联营,其不应对另一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渝高法民终字第00463号“重庆隆康置业发展公司与重庆豪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合同仅能对合同当事人产生约束力,房地产合作开发方不应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笔者认为:

合作开发的各方是否承担连带责任,各个法院的裁判依据不同,观点不同;笔者认为合同各方在签订合同后,在该工程竣工后,都因该合同受益,应当承担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