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合同主体与责任承担(九)人格混同的认定标准——混同来避债,责任连带担

2020-05-10 11:14 京师资讯

 


1.构成法人人格混同的情形

参考案例: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冀民一终字第208号“中铁二十二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与揭阳市凤建路桥有限公司、广州市奎业建材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公司在组织机构、财务及业务方面均存在混同现象,人格特征高度一致,两公司存在法人人格混同,在关联公司利用人格混同逃避债务时,为维护债权人的正当利益,由关联公司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参考案例: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黔民终168号“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泽华与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西红海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被上诉人(原审第三)江西红海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两公司系关联公司,财产混同、业务混同、对外开展业务时信息混同,应对承包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参考案例: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陕民一终字第00018号“陕西自由空间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西安未央湖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西安未央湖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纷案”
裁判观点:两公司虽在工商登记部门登记为彼此独立的企业法人,但实际上相互之间界限模糊,业务混同、财务混同,构成人格混同,两公司应对承包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参考案例: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冀民一终字第208号“中铁二十二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与揭阳市凤建路桥有限公司、广州市奎业建材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关联公司利用人格混同逃避债务时,为维护债权人的正当利益,应参照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由关联公司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参考案例: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冀民一终字第208号“中铁二十二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与揭阳市凤建路桥有限公司、广州市奎业建材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关联公司利用人格混同逃避债务时,为维护债权人的正当利益,应参照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由关联公司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参考案例:资中县人民法院(2014)资中民初字第2050号“四川省乐山天彩钢结构有限责任公司诉四川省资中县东方红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四川资中西南水泥有限公司、西南水泥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关联企业构成人格混同,不应当承担共同责任,而应该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5)深宝法民三初字第711号“深圳市特艺达装计工程有限公司与深圳市新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宝澜投资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在债权人提交初步证据证实关联公司涉嫌法人人格混同,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的前提下,关联公司应当举证证明其不存在滥用的事实,否则,应当承担举证不利后果。
参考案例: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黔民终168号“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泽华与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西红海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江西红海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发包人通过无偿方式直接将项目开发主体变更为其关联公司,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应对关联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不构成法人人格混同的情形

参考案例: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青民一终字第45号“上诉人(原审原告)西宁南陵开发经营有限公司与上诉人(原审被告)西宁市烈士陵园综合服务中心、原审第三人西宁市烈士陵园合同纠纷案例”。
裁判观点:企业法人具备独立对外承担权责能力,依据合同相对性原则,事业单位法人作为企业法人的筹办单位不应对其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鲁民一终字第492号“福建省惠建发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济南信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山东信豪置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实两公司在股东、公司财务、公司管理人员等方面存在混同,主张应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参考案例: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鲁03民终150号“淄博冠文建工实业有限公司与山东济海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山东东大化学工业(集团)公司橡胶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两公司虽法定代表人相同、注册地址相同,在涉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过程中两公司相关人员也共同对涉案工程进行了管理,但以上事实,尚不足以证实两公司之间法人人格特征高度一致,在组织机构、公司财产和经营业务方面存在高度混同。
参考案例: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湘12民终315号“湖南世雄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与吴建、易可军等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公司以其独立的财产对外承担债务,其独立的虚拟人格不能轻易被否定。
参考案例: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法院(2015)游民初字第3141号“原告四川天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诉被告四川电子机械职业技术学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虽然两学校系同一投资人设立,但现没有证据证明二者组织架构及工作人员混同,同时,办学内容并不交叉、混同;没有证据证明两学校使用同一账户进行资金收入及支出,两学校法人人格并未混同。
参考案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苏民终字第0069号“宜兴市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与连云港海鸥可可食品有限公司、上海天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仅能证明发包人与其股东之间有频繁的资金往来,不足以证明发包人与其股东可之间在员工、机构、经营业务、财务、财产上构成混同,且资金的往来已实际侵害了承包人债权,承包人援引法人人格否认制度,主张发包人股东承担连带责任,不予支持。

笔者认为:

法人的人格是否混同,是否应当连带责任。可以参考《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债权人应提交初步证据证实关联公司涉嫌法人人格混同,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的前提下;关联公司应当举证证明其不存在滥用的事实,否则,应当承担举证不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