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论网络诈骗行为的法律责任优化处置

2020-05-11 08:50 京师资讯

       近年来,网络诈骗一直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诈骗人借助网络实施犯罪从渐露端倪至迅速泛滥,其以传播迅速、犯罪成本低、隐蔽性强、犯罪形式多样且不受时空限制等特点,使得犯罪率频频上升,致使受害群体广泛,严重威胁人民群众财产安全。
1、网络诈骗行为的法律责任现状

      围绕网络诈骗犯罪活动,被害人常常易被诈骗分子利用常见的微信、QQ、百度HI等即时通讯工具实施的诈骗行为所迷惑。新网络诈骗手法就像新型病毒一样不断的升级换代、层出不穷,例如常见的陌生人交友类欺诈、 冒充亲友领导类欺诈、兼职刷单类诈骗、 贷款类诈骗等各类网络诈骗活动,使人民群众深陷其中、财产受损。
      各类网络诈骗犯罪部分时常会因涉及金额低、报案达不到立案标准等原因,使此类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诈骗者有可乘之机,虽客观损失不痛不痒,但却让人深恶痛绝。基于此,笔者查阅参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罪构成的条件是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为该罪量刑的起点;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对刑事诈骗案件的法律适用进行详细的规定,其中对于数额较大是指三千元至一万元,所以在构成诈骗罪的立案标准上,客观须要满足被诈骗的公私财物价值在三千元以上,当然该解释也作了特别规定,各地可以根据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自行确定立案标准的数额,但大多数地区不得低于三千元的最低标准。可知,如果被骗数额达到诈骗罪规定的数额较大标准就可报警立案,那如果被骗数额不到该地认定诈骗罪的最低数额是否一律不予追究?答案是否定的,笔者认为虽诈骗数额未达到刑事案件立案标准,但作为网络诈骗受害人仍可去公安机关报警处理,公安机关在将受害人提供的受骗材料以及受骗人陈述信息记录整合后,会依据不同案件情况决定是否立案受理,对具备条件的案件也会开展案件调查工作。
      尽管现行法律法规对打击网络诈骗活动已经提出规范性举措,无论是在证据采信、事实认定、法律适用上都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大量实践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仍有一定的不足与法律空隙存在。笔者以在2016年12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举例说明,该解释的出台对网络诈骗的入罪标准倾向于采取“量化”的方法来界定诈骗情形,即综合考虑到依据经查证属实的诈骗人在网络诈骗活动中日拨打人次数、日发送信息条数,同时结合诈骗人实施犯罪的时间、供述等相关证据,予以认定是否构成上采取“量化”方法予以认定诈骗的情形。
      在网络环境下实施诈骗活动,尤其是针对不特定对象实施的网络诈骗活动,犯罪行为人绝大多数情况下会采取一些具有自动化信息系统的工具实施诈骗活动,利用信息系统自动发送信息、自动拨打电话、利用网页使其自动浏览,但笔者认为该犯罪活动如后期的认定一昧遵从此方式进行解释,是不太合理的:比如自动发送诈骗信息一千条就可类比为实施传统诈骗一千次、自动拨打诈骗电话一百人次就可类比为实施传统诈骗一百次、诈骗信息被动浏览一千次就可类比为实施传统诈骗一千次。显而易见,从根本上讲,此种解释方式存在着不合理,该问题的本质是将利用信息系统工具自动化实施的整体行为按犯罪所处理的次数进行分割重复评价,以此方法解释界定网络诈骗(未遂)的入罪标准,虽能一定程度上捕捉和打压网络诈骗的嚣焰势头,但整体不管是在司法认定还是证据证明上都存在很大的问题,这些问题同样使得打击网络诈骗犯罪的进程举步维艰,但从另一角度讲,这正反映了社会对打击网络诈骗犯罪的迫切,也反映了现行司法环境下应对的无奈。
2、多元化联动抵制网络诈骗的活动

      随着公安、检察院、法院及其他相关部门不断加强对网络诈骗犯罪的关注,未来在采取多元化联动抵制网络诈骗活动在一定程度上会有成效。在通过进一步深化机构配合,一方面继续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予以打击,一方面整治手段要迭代更新,不断升级跟进的过程就如同新药研制般,只能待病毒出现才能对症下药,虽然客观上慢人一步,但是有必要将多元化联动抵制方案提前预伏。

      针对不特定对象的新型网络诈骗犯罪,笔者认为在立法层面可朝着多层级量刑思路与多元化证明标准去实施细则。比如可在较为轻微的网络诈骗案中,基于适用网络环境的公共安全的属性,采取偏向危害公共安全犯罪的行为证明标准,同时适用以缓刑、管制、拘役等轻微刑罚予以规范。
      在多元化上,联动组织各部门开展线上、线下多层级防骗举措,形成一套“从源头上预防、使过程中阻止、在案发后打击”的一套无死角多元化联动机制,即在源头做到线上广泛宣传,线下精简宣传,采用简单明了且直观的宣传内容标语,源头上得以使网络防范诈骗宣传渗透群众内心;在网络诈骗过程中,可能出现受害人在自主转账未能成功后,还会趋于陷入错误认识执意到银行柜台进行转账汇款的情况,此时公安与各银行网点可相应建立机制联系,形成银行负有专门人员依据与公安建立的网络诈骗防范工作机制,在受害者再次来到银行柜台继续转账时,对受害者进行引导劝诫,若出现在银行工作人员劝诫后仍未执迷不悟的情况,银行网点可及时联系辖区民警迅速出警制止受骗群众,从而达到对网络诈骗过程中的有效阻止。此外,现如今有些公安机关已采取推进反网络诈骗中心的建设,通过创建信息平台,整合信息资源,加大分析研判,切实提高打防能力,如目前公安已逐步会同知名互联网企业,开发建设谛听、鹰眼等技术防范系统和麒麟、钱盾等一批针对网络诈骗犯罪的打击工具,从而多层次精准追踪与打击犯罪活动。
      综上,针对网络诈骗活动通过利用多层级互通思路与多元化解决途径,这既符合网络诈骗犯罪多元化的现实特点,也符合实体正义与程序效率价值的平衡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