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合同主体与责任承担(十)——政府来投资,谁来做被告?(行政机关)

2020-05-12 09:03 京师资讯

 


1.不应承担责任的情形

参考案例: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琼民一终字第17号“上诉人核工业华东建设工程集团公司海南分公司与被上诉人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及原审第三人万宁市交通运输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政府投资项目发包人的上级主管部门依照政府部门意见,向承包人拨付工程款,仅是发包人工程资金筹措的一种方式,承包人不应仅以工程款核定、拨付对象非原发包人为由主张合同主体已经变更。
参考案例: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辽民一终字第00234号“上诉人沈阳市城市建设项目办公室与被上诉人辽宁金帝第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政府投资项目,无论工程项目是否列入财政计划,在财政局非施工合同缔约人的情况下,不应追加财政局为诉讼主体。
参考案例: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豫08民终60号“上诉人焦作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支队与被上诉人河南中瑞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原审被告焦作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简称焦作市工商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依法成立、具有独立的编制和经费的机关法人,能够独立地从事民事行为、承担民事责任并进行民事诉讼。
参考案例: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吉民一终字第83号“上诉人(一审原告)张博培与上诉人(一审被告)吉林盛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集安市人民政府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BT方式进行工程建设,政府作为融资方,并不负责项目工程的投资建设、勘察、设计、施工、监理和材料采购等,而是选择投资人负责上述工作,投资人是工程的建设方和发包方,承包人主张政府部门承担连带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2391号“四川同达建设有限公司与隆昌县水务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裁判观点:经政府部门批复批准设立的事业单位法人,办理了《组织机构代码证》,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具备签订合同的民事主体资格。
参考案例: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6)豫法民一初字第9号“郑州市A建设有限公司与河南省B县中学、河南省B县人民政府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地方政府为保证重点建设项目顺利施工而成立工程指挥部,没有直接参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签订与履行,不具有支付工程款的法定义务和约定义务,诉请地方政府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川民终682号“四川省泸州市建设工程公司与米易县攀莲镇人民政府、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一组、赵世元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镇政府对进度款进行审签,该行为仅表明镇政府对拆迁安置工程进行监督、管理及组织实施,履行政府职能工作,并非本案的发包人。村民小组与承包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系合同权利义务的相对人,应当履行合同义,村民小组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可以作为被告参加诉讼。

2.应承担责任的情形

参考案例: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许民初字第006号“湖南五强工程有限公司与许昌广莅公路建设有限责任公司、鄂尔多斯市交通运输局、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鄂尔多斯市沿黄高等级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工程项目办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其作为政府投资项目的发包人与承包人签订合同,应由政府职能部门和项目直接受益人作为诉讼主体。
参考案例: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豫民终1228号“洛阳市澳河回族区人民政府与洪增彦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工程建设指挥中心系区政府为涉案工程建设所成立的相关组织协调单位和部涉案工程款应由区政府承担偿付责任。

笔者认为:

政府投资项目是否可以作为被告并承担相应的合同约定的责任,主要看政府在投资的项目里有没有直接参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签订与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