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合同主体与责任承担(十二)名义发包与实际投资——名义发包人,责任来承

2020-05-14 09:06 京师资讯

 


1.实际投资人与名义发包人共同承担责任的情形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621号“张国侨、阜宁县益林镇村镇房屋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工程实际投资人借用他人名义开发案涉工程,由此产生的债务应由双方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602号“梅河口市宏宇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与文丽顺、吉林市城市综合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实际投资应与名义发包人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冀民一终字第95号“浙江宝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承德开源肉类加工有限公司、江苏雨润食品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实际投资人以工程建设单位的角度参与了工程管理,应对欠付承包人工程款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马鞍山市博望区人民法院(2015)博丹民二初字第00043号“李公文与马鞍山市农德禽畜养殖场、张华春、张玉春、孙时宾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工程实际投资人应对欠付工程款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内江市东兴区人民法院(2016)川1011民初321号“原告李平、内江市万通劳务有限公司与被告内江市众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徐佑平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实际投资人挂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承包人签订工程建设施工合同,应承担连带支付责任。
参考案例:正阳县人民法院(2013)正民重字第18号“正阳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正阳县宏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名义发包人与工程实际投资人签订的协议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应与实际投资人共同向承包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参考案例: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吉01民终2401号“大安市建设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与崔国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裁判观点:名义发包人允许他人挂靠并以其名义签订合同,其虽未实际进行投资,但亦应工程款范围内与实际投资人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阳商初字第29号“河南华安建设有限公司与阳泉煤业(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阳泉市矿区人民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实际发包人、名义发包人约定合同履行过程中引起的法律纠纷,名义发包人承担连带责任,名义发包人要求追加实际发包人为被告承担连带责任,应予支持。
参考案例: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湘民终279号“葛丹书与岳阳固虹钢结构有限公司、湖南固虹楠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根据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实际投资人作为案涉工程的实际权利人及受益者,应当对发包人工程款支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650号“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银斗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王艳华、郑保利、刘晶波、马春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

裁判观点:无论被挂靠人是否系涉案项目的开发单位以及是否从中受益,但其作为签订合同的方,将开发资质借给挂靠人,其应对挂靠人承担支付工程欠款责仼承担连带责任。


2.名义发包人应承担责任的情形

参考案例: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6民终115号“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联安村东隅股份合作经济社与梁振文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依据合同相对性之原理,承包人有权向名义发包人主张权利,名义发包人与工程实际投资人之间的约定系属其内部关系,该内部约定不能直接改变名义发包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法律关系中相对人之地位,应承担支付工程款义务。
参考案例: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通中民终字第00217号“徐国军与南通博森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名义发包人在对外承担责任之后,其与实际投资人之间的纠纷可另行解决。


 

3.名义发包人不承担责任的情形

参考案例: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豫法民三终字第0007号“上诉人(原审被告)陕西县商业总公司与上诉人(原审被告)三门峡市文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上诉人(原告)三门峡大都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双方签订《合作开发项目协议书》,其中一方以另一方名义办理开发手续及相关证件第三方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且第三方对此情况知晓,据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载明的缔约人与承包人之间并未形成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真实合意,双方之间并未成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载明的缔约人是名义签约人,不是施工合同的真正发包人,不应承担责任。
参考案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苏民终字第0188号“丰盛绿建集团有限公司与泰兴市金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泰州锦溪置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实际发包人借用名义发包人名义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名义发包人未实际设涉案工程的,应由实际发包人承担工程款支付责任,承包人主张名义发包人、实际发包人应共同向其支付工程款,不予支持。


4.“实际投资人”不承担责任的情形

参考案例: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云高民一终字第122号“曲靖市大承建工有限责任公司、曲靖市浙商商贸有限公司与曲靖绿原草坪绿化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不能举证证明涉案工程系发包人合作投资开发,其要求工程投资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涟水县人民法院(2013)涟民初字第1841号“原告南京高科消防机电工程公司工扬州润扬分公司与被告陈大伟、南京士兴钢结构安装有限公司、江苏涟水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

裁判观点:承包人无证据证明案涉工程实际投资人,其主张由实际投资人支付工程款的请求不予支持。 


5.实际发包人权利

参考案例: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04)皖民二终字第72号“安徽A有限公司、水泥设计院与安徽C工程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质量纠纷案”。

裁判观点:名义发包人与实际发包人不一致的,实际发包人有权以承包人为被告提起诉讼。


笔者认为:

无论被挂靠人是否系涉案项目的开发单位以及是否从中受益,但其作为签订合同的方,将开发资质借给挂靠人,其应对挂靠人承担支付工程欠款责仼承担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