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二十三)无效合同与利息支付——合同没有效,利息是否支付?(利息支付

2020-06-29 18:01 京师资讯

 

1.合同无效,不应支付工程款利息

参考案例: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甘民一终字第75号“临泽县沙河水利管理所与甘肃沙河建筑装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涉案合同为无效合同,双方约定支付利息的条款无效,按照无效合同的约定判处利息无法律依据。
参考案例: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高民终字第3654号“贺永敏与北京市东阳建筑工程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承揽涉案工程,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亦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其要求支付工程欠款利息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2.合同无效,应支付工程款利息

参考案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苏民终字第0109号“刘建国与宿迁现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宜兴市兰山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沭阳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欠付工程款的利息从性质上来说,属于法定孳息的范畴,合同无效,发包人应当支付工程价款及利息。
参考案例: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陕民一终字第00080号“重庆市新蓝湾房地产开发公司与白河城投建筑建材有限公司、徐争明、李勋勇、李功长、徐涛、胡承波、李军、周继勇、闰书礼、杨吉兵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利息。无效合同中约定的利息条款无效,但发包人存在拖欠工程款事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按照没有约定支付利息的情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利息。
参考案例: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珠中法民三终字第347号“吴买旺与珠海市斗门区白蕉镇竹洲村经济合作联社、珠海市斗门区白蕉镇丰洲村民委员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按合同约定计算工程款利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这不仅包括工程价款的计价方式,还应包括工程款的支付时间及未按期支付计算损失的标准等约定。
参考案例: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琼环民终字第10号“琼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高县人民政府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约定的利息计算标准因合同无效而无效,但鉴于欠付工程款所产生的利息属款的法定孳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基准贷款利率计付利息。
参考案例: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豫法民二终字第223号“河南省广厦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河南省实验中学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虽无效,但承包人已将建设工程交付发包人使用多年,已全部履行完毕合同义务,但其工程价款多年未予受偿,从而产生利息损失。发包人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有较大的过错,对于承包人所受利息损失应当予以赔偿,该利息损失应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为标准。

 

3.合同无效,利息各半承担

参考案例: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信中法民终字第1952号“光山县宏源建筑工程公司与光山县惠农粮油购销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无效双方皆有过错,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基于公平原则,宜按双方约定利息标准的一半进行计算。

 

4.合同无效,公平原则酌情平衡当事人利益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581号“再审申请人四川堂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四川堂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房地产开发分公司与被申请人牟三青、四川鑫玛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无效合同约定的利息不具约束力,依公平原则酌情平衡当事人利益。

 

笔者认为: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8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三)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可知,该司法解释对于支付利息并未区分施工合同是否有效,应认为是适用于具有工程款请求权的一般债权人。结合该司法解释第17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可知,工程价款利息应为法定孳息。所以,笔者认为利息应属于工程价值的组成部分,无效施工合同的施工人具有主张拖欠工程款法定孳息即利息的请求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