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二十一)合同无效的法律处理——合同无效与结算效力,合同没有效,结算

2020-06-30 18:10 京师资讯

 


01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一终字第61号“博坤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安阳广佳欣置业有限公司、管广生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补充协议从订立背景、订立目的和内容上看,性质上属于承、发包之间既存债权债务关系的结算和清理,在法律效力上具有独立性和约束力,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
02
参考案例: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陕民一终字第00080号“重庆市新蓝湾房地产公司与白河城投建筑建材有限公司、徐争明、李票、李功长、徐涛、胡承、周继勇、书礼、杨吉兵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施工合同虽无效,但工程完工后双方就工程款的支付问题达成的协议合法有效,没有按协议书约定支付工程款,应依约向承包人支付违约金。
03
参考案例: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冀民一终字第134号“承德德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北京中关村开发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建设工程合同无效,结算及付款协议有效,发包人主张协议是在承包人迫的情况签订的,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但未能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不利后果。
04
参考案例:云南省怒江保傈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2)怒民二初字第18号“贡山要龙江建筑建材综合服务有限公司与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人民政府建设工程施工的处关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发包双方法定代表人签字认可的结算书具有法律约束力,承包人以结算无效。
05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1223号“南宁宽博科技人员创业服务有限责有公司与广西华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卢光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发包人主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结算审定单》亦应无效,不予支持。
06
参考案例: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黑民终24号“黑龙江天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哈尔滨市东方国际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无效,不能影响承、发包双方为工程款结算而签订的《补充协议》效力。
07
参考案例: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黑民终字第34号“黑龙江化工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与伊春市绿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必须招标的工程,招标前即签订合同并用其备案,施工过程中又签订补充协议,并对承包范围、合同价款及结算方式等实质性内容进行了变更,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的规定,所签订的合同均无效。后承、发包双方以均认可的施工合同作为结算依据形成的《会议纪要》,双方意思表示真实,应作为确认工程价款的依据。

笔者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八条规定:“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不影响合同中结算和清理条款的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工程量有争议的,按照施工过程中形成的签证等书面文件确认。承包人能够证明发包人同意其施工,但未能提供签证文件证明工程量发生的,可以按照当事人提供的其他证据确认实际发生的工程量。”
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违反了《招投标法》强制性规定而无效,但是各方当事人在《工程结算书》、《解除建设施工合同协议书》中对建设工程的工程量共同进行核算,一致认可的工程价款,是具有独立性的约定,应当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依据。在此情况下,一方当事人再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为由对工程量及价款提出异议,要求对工程量及价款进行司法鉴定,法院不予支持。上述法律规定也是司法实践中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进行有效化处理的法律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