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二十五)无效合同的价款计算——合同没有效,如何来计价?(参照约定)

2020-07-10 09:31 京师资讯

 

01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235号“莫志华、深圳市东深工程有限公司与东莞市长富广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无效,但经竣工验收合格,应当参照合同约定计算工程价款。承包人不应获得比合同有效时更多的利益,要求据实结算,不予支持。
02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59号“济南市历城区建筑安装工程公司、济南市历下区城乡基础建设工程处与济南市历城区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第十分公司、济南市历城区城市建设综合开发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无效,不应据实结算,应参照合同约定进行计价。据实结算,会导致当事人因无效合同获得额外利益,除非当事人另行协商一致达成新的结算合意,否则,均应当参照合同约定进行结算。
03
参考案例: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陕民终283号“大秦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陕西安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废止计价文件的文件不属于法律和行政法规,无效合同约定适用废止的计价文件,应按约定执行。
04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372号“再审申请人河南东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河南建总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无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中标通知书约定了不同的让利点,参照合同约定,考虑建筑市场融资情况等因素,行使自由裁量权,折中酌定让利点。
05
参考案例: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3)渝高法民终字第0042号“重庆双湖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与咸阳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
裁判观点:合同无效,案涉工程规模较大,在双方当事人既未对已完工程的工程量和质量进行确认,也未对工程价款进行合意结算的情况下,从化解矛盾、维护社会稳定的实际情况出发,对发包人要求承包人撤场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待相关条件成就后,可再基于无效合同就撤场的问题另行协商或者诉讼解决。
06
参考案例: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2)渝高法民终字第00149号“重庆市康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正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西南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涉案《施工合同》和《补充协议》均无效,不影响承包人请求按照合同约定及结算结果要求发包人支付工程价款。

笔者认为: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建设工程验收合格的,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当获得支持。主要理由是:
      第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释》第1条规定了合同无效的几种情况,如果以建设工程验收合格作为合同有效的唯一必备要件,上述第1条关于合同无效的规定就没有意义,因为第1条规定的无效的合同,在工程经验收合格后,都会成为有效合同,这与司法解释打击建筑业市场的违法活动,规范建筑市场的经营活动的制定初衷相违背,间接鼓励了无效合同的签订及履行。所以,司法解释没有规定建设工程验收合格的,可以认定有效,而是确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建设工程验收合格的,发包人可以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在合同无效的情况下,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这虽然与法理和现行法律有关无效合同的处理原则不一致,但这种处理方式有利于保障工程质量,且这种方式利于案件的审理,平衡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能够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
      第二,其他关于工程款支付标准的观点和意见,都在某种程序上存在审判实务中不好掌握的问题。比如合同无效后,按照工程造价成本由发包人折价补偿承包人,但如果按照工程定额或者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发布的市场价格信息作为计价标准计算工程的造价成本,都需要委托鉴定,势必增加当事人的诉讼成本,扩大当事人的损失,可能导致案件审理期限延长,不能及时审结案件,不利于对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同时,目前我国建筑市场属于发包人市场,发包人在签订合同时往往把工程款压得很低,常常低于当年适用的工程定额标准和政府公布的市场价格信息标准,如果无效合同按照上述两种标准折价补偿,就可能诱使承包人恶意主张合同无效,以达到获取高于合同约定工程款的目的,这与无效合同处理原则及制定司法解释为达到规范建筑市场、促进建筑业的发展提供法律保障的初衷相背。故而在合同无效时,不宜采用上述两种标准作为折价补偿的计算标准。
      第三,认为合同无效,承包人只能要求合同约定中的直接费和间接费,不能主张利润及税金的观点同样有不当之处。就建设工程而言,其价值就是建设工程的整体价值,也即建设工程的完整造价。如果合同无效,承包人只能主张合同约定价款中的直接费和间接费,则承包人融入建设工程产品当中的利润及税金就被发包人获得。发包人依据无效合同取得了承包人应当得到的利润,这与无效合同的处理原则不符,其利益向一方当事人倾斜,不能很好地平衡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导致矛盾激化,案件审判的社会效果不好,此种观点已不可取。我们认为,应参照合同约定的工程款数额,以符合签约时当事人的真实意思,且有利于保证工程质量,平衡双方之间的利益关系,便于人民法院掌握为原则进行裁判。对部分案件还可适当简化程序,减少当事人诉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