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二十六)实际施工人认定标准——实际施工人,如何来认定?(认定标准)

2020-07-17 09:33 京师资讯

 


1.构成实际施工人的情形

参考案例: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4)津高民一终字第0002号“天津市宝孚建筑服务有限公司、中交一航局第四工程有限公司、天津滨海新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与张生、张立生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的实际施工人一般是指在建设工程中最终实际投入资金、材料和劳力等并承担具体施工义务的民事主体。关于自发包人向下追溯至实际施工人应为三个层次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而且与建筑市场的客观现状不符,不能成立。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104号“齐河环盾钢结构有限公司与济南永君物资有限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内容不能作为认定实际施工人的唯一证据,应结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过程中形成的各种合同、收付款凭证、技术文件等资料进行综合判断。
参考案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3)新民一终字第183号“上诉人(一审原告)罗伟与上诉人(一审被告)伊犁师范学院奎屯校区、上诉人(一审被告)新疆铁龙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伊犁师范学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工程后直接转包,只收取固定数额管理费,不负责工程投入,构成转包关系。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1111号“大连圣达科建集团有限公司与大连裕乾矿山冶金机械厂、王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以有施工资质企业委托代理人的身份签订施工合同,自行组织人员、自行筹集资金垫款施工,从竞标投标、组织人员到实际施工的各个环节均实际参与,可以认定借用企业施工资质承揽工程并进行施工,应认定其是工程实际施工人。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一终字第100号“满洲里市扎赉诺尔宏基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聂绮、中国内蒙古森林工业集团森天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挂靠、借用资质,对工程全额投资、自主组织施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者,应将其认定为实际施工人。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231号“福建省利恒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福建省仙游县世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提供了银行证明、现金支票、转账支票等证据,证明其控制项目部的财务收入与支出管理,且签发或签批报销项目部负责人工资、节日补贴、出差报销等款项,持有诉争工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原件、施工图纸、与各施工班组签订的分包协议、供货协议、材料支付款凭证等证据,可证明其实际履行承建诉争工程的各种义务,应为实际施工人。
参考案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16)苏民终40号“文华、杨志华与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实际施工人通常指无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包括转承包人、违法分包人、挂靠人等。涉案工程无论是挂靠人还是被挂靠人都没有进行实际施工,而是进行了违法分包,由违法分包人提供人力、材料、资金,全面实际履行的实际施工人身份应予确认。
参考案例: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济民五终字第559号“上诉人(原审原告)张继东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南汇富建设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山东华泉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以承包人项目经理的身份进行施工,向承包人交纳管理费,不是承包人的职工,构成合违法转包,是实际施工人,具有原告主体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