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二十七)实际施工人认定标准——实际施工人,如何来认定?(认定标准)

2020-07-18 09:35 京师资讯

 

2.不构成实际施工人的情形

参考案例: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4)津高民一终字第0015号“天津瑞森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天津住宅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与天津工业大学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接非法转包工程后又肢解分包的,其非实际施工人,不能主张发包人向其承担直接付款责任。
参考案例: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赣民一终字第155号“吴相国与内蒙古创隆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海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未提供证据证实对工程实际垫资和投入,也未能证明对工程施工的实际管理和组织,且全部工程施工签证材料中没有一处有其签名或能显示施工与其有关联,主张自己是实际施工人证据不充分。
参考案例: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沈中审民终再字第166号“佟延吉与沈阳市铁西区翟家镇东胜村民委员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双方当事人都不能充分证明自己所主张的事实,依据案件事实及自由心证,判断一方证据优势是否达到高度盖然性标准。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一终字第84号“四川博字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四工程局有限公司、中国水电建设集团路桥工程有限公司、贵广铁路有限公司劳务(雇佣)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法的劳务分包人不属于实际施工人。“实际施工人”系针对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施工主体,借用他人名义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情形。合法的劳务分包关系不属于违法分包,不适用实际施工人的规定。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申2163号“九冶建设有限公司与喻建方、成阳科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未能提供存在转包关系的相关协议,亦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对涉案工程独自投资金,主张其是实际施工人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737号“佟延安与沈阳双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沈阳双兴建设集团华鹏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实际施工人应承担自己为实际施工人主体地位的举证责任,证明建设施工合同存在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借用有施工资质的企业名义承揽建设工程无效情形及双方达成合意的合同等。
参考案例: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鲁民终2001号“刘强国与威海博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威海冠发置业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委托代理人不能提供证据证明挂靠或借用建筑企业资质进行施工,亦未提供证据证实自行组织人员、自行筹集资金施工,其以实际施工人身份主张权利,非适格原告,裁定驳回起诉。
参考案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苏民终字第0230号“中城建第六工程局集团有限公司与苏州东方威尼斯置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发包人主张涉案工程存在实际施工人借用资质的情形,应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发包人仅提供了其曾将工程款汇至个人账户的证据,不足以证实涉案工程存在实际施工人借用资质施工的情形,故对其主张涉案合同无效以及要求追加实际施工人参加诉讼的理由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09)民一终字第75号“黑龙江省A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哈尔滨B医院及第三人刘某某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关系不同于其他民事法律关系的特点在于合同的相对性。合同关系的相对性是合同规则和合同制度赖以建立的基础和前提,也是合同法立法和审判实践必须遵循的一项重要原则。依据该原则,只有合同当事人可以就合同起诉和被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依据承包人的意思表示从事负责施工管理的项目负责人不是法律规定的实际施工人,其不能对工程款享有独立请求权,同理,发包人支付给项目负责人的工程款,也不能视为向承包人支付的工程款。

 

笔者认为:

一、实际施工人认定的前提:施工合同无效。

实际施工人是指转包、违法分包以及借用资质的无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最终实际投入资金、材料和劳力进行工程施工的法人、非法人企业、个人合伙、包工头等民事主体;不是指合法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包合同的相对人,也不是指具体从事施工劳务的建筑工人。
二、实际施工人认定的三个条件:对实际施工人身份的认定,应结合“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施工的实际支配权”“其他相关资料”等因素综合审查确认。裁判文书对此之认定,集中体现在对人、财、物三方面的管理上:1、对人的管理上:组织人员现场施工、施工管理,报送往来函件,相关证人证言证明。2、对财的管理上:工程款收入及涉案工程款支出。如缴纳保证金、民工保障金、税金、管理费;采购材料;发包人认可并向其支付工程款;为工程垫资的等事实。3、对物的管理上:持有施工资料,如施工合同原件、施工图纸、施工日志、分包协议、财务帐薄、签证单、工程预决算资料、材料供货协议及材料支付凭证、会议纪要、报审表等。承包人向实际施工人出具《罚款通知》、实际施工人在施工合同落款签字、承包人陈述、发包人发出的进场通知书等也可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