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五十六)支付与竣工结算——材料价差款项的承担——材料价差款,应由谁

2020-10-29 14:05 京师资讯

 

一、材料价差不予调整的情形

参考案例: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4)渝高法民终字第000号“重庆红岩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与重庆南江建设工程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分包人未按合同约定就材料价差款向总承包人履行告知义务并办理报批手续,其要求总承包人支付材料价差款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4)新民一终字第5号“上诉人(原审被告)中铁二十一局集团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亿民、原审被告中铁二十一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材差是施工期间因材料价格上涨而导致的材料价差,属于施工中的风险因素,是否因此而增加工程价款需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在双方约定合同价款包含施工过程中所有可能发生的工程风险所增加费用的情况下,承包人主张发包人支付材料价差款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湘高法民三终字第35号“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湖南水电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江华瑶族自治县大林江水电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约定材差不调整,地方性调价文件虽明确可进行调差,但该文件并非国家强制性法律法规,不应作为材料调差的依据。
参考案例: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浙民申字第453号“浙江大申建设有限公司与宁德洲精密电子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未能举证证明钢筋量差属合同约定风险范围外需要变更的情形,且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其也未就钢筋量差问题向发包人提出主张,双方也从未签订过关于钢筋量充协议,故对其主张由发包人支付钢筋量差价款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苏民再终字第09号“中兴建设有限公司与徐州韩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约定材料价格的上涨属于承包人自行承受风险范围的,承包人要求增加钢材差价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1099号“广东省电白建筑工程总公司与东莞市长安镇房地产开发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约定除设计变更外,合同价款结算时不作调整的,合同履行期间建筑材料价格上涨属于正常的商业风险,不适用情势变更进行调整。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07)民一终字第81号“武汉A公路建设指挥部与B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情事变更原则的功能主要是为了消除由于订立合同时的基础情势发生重大变更所导致的当事人权利义务显失平衡,在当事人明确排除了因材料价格上涨而进行合同价款调整的情况下,且材料价格上涨导致的差价损失幅度尚难达到情事变更原则所要消除的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明显失衡的严重程度时,要求适用情事变更原则补偿材料差价损失,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生产建设兵团分院(2013)新兵民一终字第25号“新疆东方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与石河子荣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新疆石河子荣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哈密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发包双方在合同中约定按固定价结算工程款,风险范围包括安全因素和物价上涨因素,这表明双方在签约时对建筑材料价格变化的风险已有预见,承包人事后要求调差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赣民一终字第074号“赣州永德泰置业有限公司与周华良及绍兴银球建筑有限公司(简称银球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因承包人原因造成工期拖延的,应由其自行承担工程逾期期间的人工、材料价格上涨风险。

 

二、材料价差应予调整的情形

参考案例: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金民终字第1560号“浙江东阳建工集有限公司与陕西鑫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泾阳分公司、陕西鑫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在承包人按照合同约定要求发包人对材料价格调差进行签证时,发包人以种种理由拒不签证,且承包人使用商品砼系由于客观原因造成,发包人在施工期间也一直未对此提出任何异议,故应对材料价格进行调差。
参考案例: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吉民再终字第6号“中冶天工集团有限公司与吉林市双嘉环保能源利用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地方性文件虽然不是法律法规,但属于工程建设地的地方行业指导意见,在承、发包双方同意协商材料价差和人工价差但未协商一致的情况下,据此文件规定对材料价差、人工价差调整应予支持。
参考案例: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浙民终149号“上海三航奔腾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舟山阿尔法游艇俱乐部发展有限公司船坞、码头建造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工期延误系由承、发包双方所致,工期延误期间材料涨价费用由双方当事人各半承担。
参考案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苏民终字第069号“宜兴市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与连云港发包人海鸥可可食品有限公司、上海天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发包人原因导致工期延长,人工和材料费按约定工期期间价格计算对承包人不公平,应按实际施工期间的价格计取。
参考案例: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益法民一终字第91号”上诉人徐寅阶、湖南省沅江市景星寺与被上诉人黄新焕、田月祥、张淑英、湖南南托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合同签订后不久建材价格暴涨,按照合同约定价格结算工程款显失公平,根据湖南省建设厅湘建价[2008]2号文件的规定,对材料价格、人员工资进行调整。

 

笔者建议目前市面上的《施工合同》,主要采取两种类型的承包方式:总价包干、单价包干。由于发包方往往处于绝对优势地位,《施工合同》对承包方来说往往非常苛刻。最苛刻的表现在于包干价格的严格限制,发包方只支付一口价,包括材料市场风险在内的所有风险均由承包方承担。

所以,在签订合同的时候,最好应当尽量地要求约定一定幅度的调整空间。比如合同中约定,“自主报价的建筑材料风险范围控制在±5%(含±5%)以内,在±5%(含±5%)范围内材料价格不再调整,超出±5%部分据实调整。”也就是说,超过一定幅度的材料价格风险,可以由双方进行价格调整,共担风险。

但如果没有该约定,合同中直接约定材料价格风险由承包方承担,那么承包方就面临很大的亏损风险了,而且只能自行承担所有材料市场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