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德州实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裁判观点与依据之(五十九)个人收取工程款效力——付款给个人,性质如何定?(个人收款)

2020-11-09 14:10 京师资讯

 

一、个人收款应计入已付工程款的情形

参考案例: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2)渝高法民终字第0049号“重庆市康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正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西南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项目经理收款行为是职务行为还是个人行为?判断个人是否有权代表承包人收取工程款,可从其职责范围、实际履职过程、有关的合同约定综合判断。
参考案例: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川民终字第416号“四川省泸州市建设工程公司与四川宏利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陈守伦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项目总监的收款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合同未明确约定工程款项必须打至承包人账户,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承包人也认可多次出现相关个人收款行为,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承包人现场总负责人的收款行为应视为承包人行为。
参考案例: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皖民四终字第006号“安徽省A门窗幕墙有限公司与B建设承包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工地负责人收款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承、发包双方约定,承包人指派驻工地负责人解决涉案施工合同范围内的各项事宜,应视为承包人对包括收取相关工程款在内对工地负责人予以授权。
参考案例: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浙衢民终字第369号“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浙江广茂建设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衢州凯乐家具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项目经理收取工程款是否构成表见代理?承、发包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合同对付款方式及具体交接方式没有约定,承包人项目经理构成表见代理的情况下,发包人将款项直接支付给项目经理不违反合同约定。
参考案例: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3)渝高法民终字第00225号“中太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尊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田学彬、谢精华、朱洪坤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项目部负责人收取工程款行为如何认定?承、发包双方签订的合同未约定工程款必须付至承包人账户,故发包人将部分工程款直接付给项目部负责人并不违反双方合同约定。虽然承包人后发函给发包人载明“特告知先生及所在公司在拨付我公司工程款时,一定要将工程款直接划入我公司账户”,但发包人并未对此进行回应。因此,承包人的这一要求只能是合同中的要约,不能对发包人产生约束力。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116号“再审申请人新疆鹛达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与被申请人哈密营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发包人将工程款支付给承包人代理人,应视为双方在合同履行中对合同约定付款方式的变更,承包人要求发包人承担违约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736号“远海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与新疆厚德置业有限公司哈密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项目部负责人的收款行为应视为职务行为,并且承包人已向发包人出具了收据和发票予以确认,故认定该款为发包人已付工程款并无不当。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2016)最高法民终736号“远海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与新疆厚德置业有限公司哈密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项目部负责人、内部承包人即使使用伪造项目部印章收款,也应视为职务行为。
参考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终25号“浙江昆仑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安徽新页发制笔城有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施工负责人经手的工程就应认定系代表承包人的职务行为,应认定为发包人已付工程数

 

二、个人收款不应计入已付工程款的情形

参考案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苏民终字第0143号“江苏森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江苏酒阳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裁判观点:发包人仅提供了领款人以其个人名义出具的承诺书及借条,并未提供承包人授权领款的委托书,其支付的款项不应计入承包人工程款。
参考案例: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皖民四终字第00291号“上诉人阜阳市浩瀚机车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安徽建筑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未授权其聘请的项目技术负责人收取工程款项,且承、发包人在合同中约定工程款应支付到约定账户,故发包人主张项目技术负责人收取的款项计入已付工程款不予支持。
参考案例: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陕民终283号“大秦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陕西安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包人项目经理出具的借条并不必然作为发包人已付工程款的依据。承包人项目经理出具的借条未提及工程款相关事宜,且与其他条据落款、载明借款内容明显不同,认定借条所涉金额为已付工程款欠妥,该借条系另一法律关系,应另寻途径解决。
参考案例: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川民终字第327号“重庆恒滨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南充华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观点:承、发包双方签订的《协议》明确约定发包人将下欠的工程款支付至承包人账上,发包人将工程款支付给在《协议》上签字的承包人的涉案项目总负责人,且承包人对发包人的付款方式不予认可,不应认定承包人的涉案项目总负责人可代收工程款。发包人超出承包人《付款委托书》委托付款范围支付的款项,承包人事后不予追认,应属发包人超越代理权限行为,不应认定该款项支付给了承包人。